最新消息

 山青花燃 | 我們要一個能回應當代精神的品牌

12.jpg

“當代”(Contemporary)不是指流行,更不是“潮”,而是指目前這個時代正在實踐的風格、語言,包含現象和深層的文化。

 

普洱茶不是“老”——老仍然可以彌新,普洱茶的問題是在沒跟上時代,與這個時代脫節,不論是理解的方式或當代生活的迴響。

 

“山青花燃”不可能是一個傳統意義上靠山頭資源、靠無中生有的歷史傳奇的品牌,而是一個要重建能在當下、當代人所能理解的普洱茶品牌,而且能完全融入當代生活的場景。這絕非空談,我們大致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解釋:

 

建立理解的方式

 

首先就是知識系統,建立一個可以理解,經得起辯證的知識系統,脫離蒙昧的巫術與神話,簡單說就是“除魅”(Demystify) 和建立標準。

 

 產地級別的建立  

山頭茶是最近十年的主旋律,但山青花燃所做的遠超過簡簡單單的“山頭主義”:我們把重點放在對“山頭茶”的系統分級體系上,依據“風味評分、陳化潛力、茶樹品種、古樹茶頭春產量、茶地管理模式、森林覆蓋率”……等指標來給山頭茶進行分級,這是一個繁雜的系統工作,尤其是在“陳化潛力”這項,更是一個需要耐心長時間跟蹤的重要內容。


山青花燃建立起了分類詳細、有據可依的產地分級制度,完整的掌握每個產地的風味特色,這對產品的生產是至關重要的基礎訊息,因而有能力獨立於市場跟風之外,建構自己的產品體系。

  生產技術  

從摘下樹的那一刻起,一片葉子所經歷的每一個製程都是影響它的風味和陳化潛力的重要因素。我們從“鮮葉採摘管理、攤涼、殺青、揉撚、曬青、青毛茶存放再到精製環節”等所有制程都製定了嚴格的準則,不單是靠所謂老師傅的“心領神會”,讓每片得來不易的茶葉完美的呈現應有的風味並保證它具備理想陳化效果。

  品鑑標準  

茶友們在初入門時,經常會借鑒行家們的意見,其實行家們之所以經驗豐富,是因為喝過和經手的品種豐富,甚至可以說,試錯比別人更多。但現在,山青花燃能將這20來年喝過和收藏過的成千上萬個普洱茶陳化結果,通過總結這些經驗整理出一套回歸到常識、容易被人理解的、科學嚴謹、並且經得起考驗的品鑒方法。

這就是山青花燃的“五维品鉴法则”,我們依據“嗅覺、味覺、感覺”並結合風土建立的品鑒法则——每一杯茶湯都是由“香、鮮、苦、澀、甜”五種風味組合而成,通過“五维”法则,茶友們能完整而系統的品鑒一款普洱茶的飽滿度、 層次感、協調性再到它的陳年潛力,而不再是頭頂冒汗,有氣上竄下跳的不知所云的神話……

 

  品牌建立  


品牌就是大家對你一切認知的總和。產品品質理所當然的是骨幹,但也只是個出發點;產品的外觀是一部分,但品牌也不只是膚淺的包裝設計;很多人會說山青花燃是個漂亮的品牌,但其實遠遠不止於此,是從內到外深思熟慮之後的整體呈現,我們管理的是未來長遠的資產,而非眼下的資產負債表。在這個無限的競爭中,山青花燃並不太關注行業的對手,所以不會跟他人長得相像,也不會失去自己,越專注在你為消費者所做的事,你就會越來越獨特,並且真正能反應你所處的時代脈動;就當下來說,我們相信做一個值得尊敬的品牌遠比做一個令人喜愛的品牌更重要。

 

融入當代生活場景

揚棄不合時宜、不明究理的儀式,回歸品飲本質。
茶首先是拿來喝的,然後才談茶文化,消費者要如何將茶視為文化的載體,那是消費者自身的詮釋,對一個茶的生產者來說茶的品質是唯一的一切。以此基礎,再從品飲延伸普洱茶的獨特價值。

 

 陳年特性  

 

普洱茶之所以能具備“陳年潛力”,越放越好喝,關鍵是於它獨特的風土因素:獨一無二的樹種、西雙版納的氣候條件、土壤、全世界僅有的古茶樹資源,普洱茶由此而產生了比其他茶類更濃烈的風味,尤其是澀和苦。澀和苦構成了普洱茶風味的基本面,而在普洱茶陳化的核心因素裏,“澀”是最重要的物質。
一款茶在新的時候就好入口,不苦不澀,最好的辦法是當綠茶喝掉。想要選擇一款具備收藏價值的普洱茶,除了內質豐富具備適當的苦和澀的前提下,還必須注重風味的個性。 畢竟,有個性的收藏品一定會比普通的更具備收藏價值。


  金融屬性  

 

普洱茶越放越好喝,品鑒價值提升,一定會帶動經濟價值。當你收藏了多年的普洱茶的陳化風味得到市場認可時,你當然應該得到獎勵,但前提是基於陳化出來的風味。良性的金融屬性是普洱茶行業發展的調味劑,反之,不僅會引發信任危機,還可能毀掉行業。

 

實踐品牌的承諾

 

創辦山青茶燃這個品牌並不是為了取代誰而存在,是為了履行承諾與傳遞價值。

 

  風土可信,始終如一  


普洱茶從七、八十年代開始發展時,是以出口為導向的產業,那時的重點是高產、高效和低成本,無關風味(普洱茶開始和最終都是以喝為目的);90年代內需起步時,大部分也是被當成土特產或者低價值的商品,無論生產方、市場方甚至消費者,可能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但歷經了20來年的高速發展,普洱茶早已經登堂入室,從雲南地方性的茶類、從出口創匯的茶類變成了價格昂貴、茶友們爭相追捧的茶品,再已不是當年的土特產,更不可能回到以前十來塊一公斤的原料時代了。但是,這個時代的普洱茶品牌如何才能對應當今的普洱茶價值?

 

山青花燃希望在茶農管理、生產制程、包裝、品質等各個品控環節,事無具細都要做到認真講究。從二十年前進入到茶行業,因為對茶的熱愛和較真,才有今天令山青花燃引為傲的2006年大好老班章,無論以前還是現在,我心目中的老班章就只是布朗山鄉老班章村的古茶樹,由此及彼,山青花燃的每一個產品介紹都會如實的呈現:2017年重青——六成老班章、2019年磅礴——七成20092013年老班章、2020大好——100%2020年頭春老班章。


我們希望如實、毫無保留跟客人分享茶的知識,產品資訊、制程、風味等,這是山青花燃品牌始終如一的重要準則。

 基地建設  

——老人只有很久以前,年輕人才有很久的未來……

普洱茶講究越陳越香,但普洱茶品牌未必是!每個時代都要有屬於每個時代的品牌。經歷了幾十年粗獷發展的普洱茶行業,現在正迎來最好的發展時期,山青花燃在建的易武品牌基地,占地100畝,包含了所有生產所必備的功能。所有這些都是山青花燃為保證品控、品質而規劃的現代生產基地,是為實現品牌理想具體的一大步。

而整個品牌基地的建築風格無論是全區佈局、建築外型,乃至每一個建築材料均是在演繹山青花燃的品牌風格:理性,當代感,和對細節的講究。